千金城娱乐官网-盖茨退出微软董事会 为多年激进变革画上完美句号

在许多方面,唯一具体的变化是盖茨将摆脱微软董事会的程序性工作。但具有象征意义的是,对于这家在过去五年里一直在重塑自身的公司来说,切断与其创始故事的最后一条主要纽带是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腾讯科技讯 3月1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五晚些时候,与世界上最大软件制造商关系最密切的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表示,他将离开公司董事会,将更多时间投入到慈善基金会中,该基金会正在全球健康倡议中发挥关键作用,并扩展到气候变化等新领域。

不过,盖茨将继续担任微软的技术顾问,帮助指导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高级领导层在生产力软件、医疗保健技术和人工智能等问题上迈向未来。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副总裁莫夫·阿德里安(Merv Adrian)数十年来一直密切关注微软,他说:“我认为这对微软来说,就好像是在宣布:‘我们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已经完成了转型。’这感觉也像是经过几年的优雅过渡,现在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做完了,是时候继续前进了。”

虽然这项工作可能永远不会彻底完成,但这家帮助开创个人电脑时代的公司现在的基础比过去几年更加稳固,而且与盖茨执掌微软时相比,该公司现在已经是个完全不同的组织。自纳德拉2014年接手以来,随着个人电脑市场的增长放缓甚至停滞,微软始终专注于云计算,即通过互联网提供软件和服务。

微软在过去两个财年的营收增长了14%,并在与竞争对手和监管机构的关系中不断发展。即使在最近几周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病期间的其他公司的股票一起经历大幅下跌之后,微软的市值仍超过1.2万亿美元。

在许多方面,唯一具体的变化是盖茨将摆脱微软董事会的程序性工作。但具有象征意义的是,对于这家在过去五年里一直在重塑自身的公司来说,切断与其创始故事的最后一条主要纽带是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就产品和文化而言,纳德拉监管的微软是一家与盖茨建立的公司截然不同的组织。

杰夫·雷克斯(Jeff Raikes)和妻子特里西亚(Tricia)是第一对在微软相遇并结婚的夫妇,他在微软工作了27年。雷克斯称:“今天的微软代表了纳德拉的意愿,盖茨的职业生涯为他致力于实现的愿景打下了基础,但这是一个不同的时代。我的意思是,不仅仅是在领导力方面,在文化方面也是如此。纳德拉从来没有试着成为房间里最聪明的人,他试图成为房间里最具求知欲的人。”

雷克斯也曾担任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他说盖茨“非常专注”,所以他现在想把这种独特的精力投入到慈善事业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1975年,盖茨与已故的高中伙伴保罗·艾伦(Paul Allen)共同创立了微软。随着公司的发展,他开始领导公司运营,成为一个超凡脱俗的人物,成为围绕进入家庭和办公室新电脑的软件革命的代表。他的进取心和商业头脑帮助微软为最初的IBM PC提供了操作系统,然后保留了软件的所有权,这样微软就可以自由地与所有其他PC制造商达成协议,从而控制这类程序的新市场。后来,盖茨利用软件开发和某些睿智的收购,在办公生产力软件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在微软内部,盖茨是一位既令人敬畏又令人钦佩的领导人。高管们对他的产品评论感到恐惧,担心他们的想法会遭到批评,害怕听到“这是我听过的最愚蠢的事情”的评语。可是,如果盖茨批准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会欣喜若狂。公司领导模仿盖茨咄咄逼人的管理风格,有时甚至下意识地模仿他在会议上来回摇摆的倾向。几十年来,在盖茨于2000年卸任首席执行官之前,该公司的做法与其领导者的做法如出一辙,包括将其置于反垄断监管机构视线内的对抗性竞争风格。

甚至在盖茨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移交给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之后,盖茨仍然难以后退,他保留了董事长的角色,并增加了首席软件架构师的头衔。鲍尔默是微软的第30名员工,也是盖茨在哈佛大学的朋友。他和鲍尔默后来详细描述了他们是如何为谁控制某些决策而争斗的,并努力让这段关系继续下去。2008年,盖茨从微软的日常工作中退了下来。2014年,当纳德拉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时,盖茨将董事长一职移交给了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

现在,盖茨将放弃他在微软的最后一个主要头衔。雷克斯说:“这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因为他正在退出自己最后担任的正式角色。但在很多方面,微软将始终反映出盖茨对技术的热情,以及它能为人们做些什么的理念。”

风投公司Madrona Venture Group董事总经理马特·麦克罗文(Matt McIlwain)表示,虽然围绕这一变化的讨论可能会持续几个月,但选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宣布这一消息的时机,突显了公共卫生领域的利害关系,盖茨选择将所有时间都投入到公共卫生领域。在过去的一周里,盖茨基金会始终站在对抗疫情的前列,致力于开发更容易检测病毒的努力中。

麦克罗文说:“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心酸的时刻,事实证明,盖茨退出微软的时机恰逢那些大型非营利组织,特别是那些在科技领域发家致富的非营利组织需要走到一起、做出改变的关键时刻。”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heocdcloset.com